全国服务热线:400-800-4365
    

智能建站系统

网站建设的首选

格泰网络

格泰网络

企业网站建设、小程序、网络推广

   
  
  
新闻公告 News
    文章分类
腾讯寻找互联网下半场的隐形竞争力
来源: | 作者:格泰网络 | 发布时间: 2020-01-15 | 57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0年11月19日,域名FaceMash.com以3万美元的价格被成功拍卖,这是马克·扎克伯格在创办Facebook之前,利用黑客手段盗取哈佛女学生资料推出的「选美」实验产品,一夜之间吸引了数百名用户,并于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总计产生了2.2万的访问量。

这一事件被详尽记录到了扎克伯格的传记电影「社交网络」中,但影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桥段并非扎克伯格与好友埃德华多·萨瓦林的怨恨纠葛,也不是Facebook波澜壮阔的增长传奇,而是温克莱沃斯兄弟在告发扎克伯格窃取他们的创业点子时,时任哈佛校长对前者说的话。

「哈佛大学的学生总是认为创造一门工作比寻找一门工作来得更容易。」

西方学府能够有多重视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在这句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从比尔·盖茨、拉里·佩奇到扎克伯格,技术出身的CEO用创新改变了世界,这些案例让公众乐于拥抱技术,互联网公司在这个年代的成长几乎从未受到过限制。

但事情从近些年开始出现变化,欧盟以涉嫌垄断的名义数次向Google开出了数十亿欧元的天价罚单,Facebook屡爆数据泄露丑闻将扎克伯格送上了听证会,自动驾驶车辆每出一起事故都会成为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舆论焦点。至此,公权力和普罗大众开始发觉技术进步同样会带来无法预料的负面效应。

于是宽路逐渐走到了窄门,随着外界对互联网公司产生信任危机,套在后者身上的枷锁也越来越多,即便是身处在对技术一向包容的硅谷,即便对象是历来以「不作恶」相号召的Google。

换句话说,「善用科技」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公司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想要存活下去的必要条件。

类似的变化并不只是在西方出现,国内互联网早期在很多领域都借鉴了硅谷的既有模式,但随之便发展出了一套独立且涉猎范围极广的应用互联网,相较于硅谷,国内互联网诸多技术就是为商业落地而生,从而更深层次地改变人们的衣食住行。

在此背景下,国内并没有像西方那样,在诸如「技术侵犯隐私」一类道德感浓厚的话题上作过多纠结。

厚此薄彼,虽然没有相对抽象的烦恼,但公众对国内互联网公司的质疑程度并不亚于西方,其源头多数出自实际的应用场景,莆田系医院登上搜索引擎首页、出行平台接二连三发生安全隐患的话题。

历史曾不止一次证明,如果一家企业总是等问题出现再着手解决,那早晚会有运气用光的一天。

所以处于眼下的互联网蛮荒时代尾声,基本规则也开始逐渐有了雏形后,「如何善用科技」变成了互联网公司在进一步社会化的过程中需要更积极探讨的话题。